翻译
登录注册网站首页

说说2015年的年度词语

作者:《新英汉词典》(第四版)主编、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副教授高永伟     2016-01-11
  自去年年末以来,英语国家的各大辞书出版机构纷纷公布了各自的“年度词语”。这些词语虽然并非完全都是新词,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都反映出世界各国民众在过去一年中所关注的事情。美国方言学会把“#BlackLivesMatter”(黑人生命也重要)评为2014年的年度词语,充分证明了与时事相关的词语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

  牛津系列词典将源于日语的emoji(表情符号)评为年度词语。这个外来词首现于上世纪90年代,其在日语中的对应词为“絵文字”,而它的字面意思则“picture character”。emoji(尤其是其中表示“face with tears of joy”的符号)之所以能获得此殊荣是因为此类符号在2015年被广泛用于电子通讯中。

  《韦氏词典》一向把检索频率当作年度词语评选的标准,而2015年的评选结果有点出乎意料,这是因为它是个常见的后缀,即-ism。这个中世纪时源于法语的词缀沿用至今已有多层意思,如“特征”、“语言特色”、“由…引起的病态”、“主义”、“对…的歧视”等等。《韦氏词典》推选-ism的依据是由它构成的多个派生词高居检索榜单,这些词分别是socialism(社会主义)、fascism(法西斯主义)、racism(种族主义)、feminism(女权主义)、communism(共产主义)、capitalism(资本主义)以及terrorism(恐怖主义)。

  《柯林斯词典》推选了十个年度词语,其中排在首位的是binge-watch(煲剧)。这个词并非2015年才开始流行,它曾经在2013年就被牛津系列词典列入年度词典的短名单。其他九个上榜的词语分别是clean eating(清洁饮食)、contactless(不接触的)、Corbynomics(科尔宾经济学)、dadbod(老爸身材)、ghosting(玩失踪)、manspreading(大爷式占座)、shaming(羞辱)、swipe(刷屏)和transgender(变性的)。

  著名的词典网站Dictionary.com评选出的词语是首现于现代英语初期的identity(身份)。选择该词的理由是2015年人们关注的话题一直围绕性别、种族以及性倾向。一些与这三个主题相关的新词的出现无疑是其中的一大原因,如cisgender(顺性的)、cissexual(非变性的)等等。旧词新义同样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例如,原为语言学术语的code-switching(语码转换)可以用来表示“the modifying of one’s behavior, appearance, etc. to adapt to different sociocultural norms”(即“为适应社会文化标准而做出的行为、外表等方面的改变”)。

  美国方言学会的“年度词语”将在近日公布,而提名工作早已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美国新词研究专家戴维·巴恩哈特先生最近撰文,提名了一长串词语,如由共和党候选人Trump(特朗普)衍生的词语(Trumpist, Trumponomics, Trumpspeak)、kick the can down the road(推迟作出重要决定)、self-sabotage(自我破坏)、STE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理工科)、microaggression(微攻击)、put on a diet(减少预算)等等。

  年度词语的评选做法目前已被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所采纳。在德国的年度词语名单中,有两个词特别值得一提,即WillkommenskulturFleuchling。前者的意思是welcome culture(欢迎文化),后者则指代refugee(难民),而事实上两者都与欧洲难民问题紧密相关。无独有偶,西班牙的年度词语是refugiado,同样也是指难民。瑞典也公布了该国去年最常用的几个词语,包括Youtuber(YouTube的用户)和vejpa(即vape,抽电子烟)等。
分享到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  应用下载  |  版权声明
© i21st.cn   京ICP备13028878号-12
诚博娱乐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