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想在阿富汗止损并非易事
军事
敌敌畏新闻网
陈惠东
2019-01-30 23:02

继特朗普宣称从叙利亚撤军后,美国媒体又援引多名美国政府官员的话称,特朗普正考虑削减驻阿富汗美军的规模,计划撤出7000名美军士兵,相当于目前驻阿美军的一半。迄今为止,阿富汗战争已延续17年,是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且无法打赢的战争,如同无法愈合的伤口消耗着美国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更牵扯着美国的战略精力。特朗普今后可能的撤军决定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战略止损”的考量,客观上也反映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对这场战争愈发失去耐心。美军撤离意味着美国影响力的淡出,苦心获得的战争成果及战后秩序或将毁于一旦,阿局势也将出现更多不确定性。

战事持久难以抽身

“9·11”事件后,美国要求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交出藏匿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遭到拒绝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于2001年10月7日下令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发动代号为“持久自由”的军事行动,在两个多月时间内推翻塔利班政权。受到重创的塔利班向山区和境外逃匿,并在之后抓住美国投身伊拉克战争的契机,在阿富汗东部和南部迅速重组并开始反扑。到2008年小布什卸任时,美国已向阿富汗派出近5万名士兵,难以从阿富汗的战争泥潭中抽身。

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为践行“结束两场战争”的政治承诺,意图在短时间内“下猛药”解决阿富汗问题,随即向阿富汗大量增兵,到2010年驻阿美军已达到10万人。2011年5月2日,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被美军海豹突击队击毙。奥巴马将其视作阿富汗战争里程碑式的“胜利”,战争由此进入“收尾”阶段。奥巴马在2014年底宣布正式结束阿富汗战争,并计划于2016年底前撤出所有驻阿美军。然而事与愿违,美军撤军伊拉克导致“伊斯兰国”的迅速扩张,中东恐怖主义泛滥猖獗,阿富汗面临塔利班和极端组织的双重威胁。奥巴马原先的承诺至其卸任时不了了之。

特朗普对阿富汗战争一直持否定态度,多次表示要撤回驻阿美军。但在刚刚离任的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的极力劝说下,特朗普曾放弃撤军打算,并于2017年8月公布“阿富汗新战略”,同时增兵3500人。但他表示作出这个决定“很不情愿”,没有“遵从直觉”,并强调美军将依据实际战况、而非提前拟定的时间表作出军事行动选择,给之后的政策转变埋下伏笔。

安全形势未见改善

早在2001年底,由多国构成的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成立,致力于配合美军作战行动,在特定区域内进行反叛乱和维稳行动。2003年4月,随着前期主要作战行动结束,阿过渡政府开始运行,基于维稳需要,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设立指挥机构。同年8月,美国将重心转到伊拉克,北约正式接管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指挥权。2006年10月,国际安全援助部队接管阿富汗所有省份的安全事务。2007年,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和驻阿美军进行整合,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司令由驻阿美军司令兼任。为呼应奥巴马的撤军时间表,国际安全援助部队于2013年6月将军事行动指挥权全面移交给阿富汗安全部队。2014年底,北约宣布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结束在阿战斗任务,之后开启代号为“坚定支持”的非战斗任务,退居二线,为阿安全部队提供培训、咨询和协助。

近年来,阿总体安全局势并未稳定,反而有恶化趋势。阿安全部队对美依赖极为严重,其反恐行动成效备受诟病。美军撤出主要作战部队还使得塔利班发展迅速,其触角向阿全境伸展,势力范围囊括阿境内近一半领土,活动频率也明显加大,除制造大规模暴力事件外,针对政府官员、有名望人士,乃至外国军队的袭击也呈上升趋势。2018年10月,北约驻阿富汗高级官员在坎大哈省省长官邸与当地官员举行会议期间,一名乔装为安保人员的塔利班分子开枪打死了阿安全部队最高指挥官、坎大哈省省长和情报局局长3名高官。国际安全援助部队司令斯科特·米勒死里逃生,3名美军士兵重伤。

政治进程前景堪忧

在推翻塔利班政权后,美国一手打造了阿富汗战后重建与国家改造的基本框架,并促成西方选举体制的形成与西方式民选政府的建立,希望一个正常运行的阿富汗政府能够与西方建立良好关系,合作应对地缘政治挑战。然而将西方民主嫁接到阿富汗产生了严重的“水土不服”,由来已久的民族、宗族、教派矛盾导致阿政府在政治上未能实现自立,不能对全国实施自上而下有效的管辖。政府内部政治派别斗争、选举舞弊、贪污腐败以及社会经济积贫积弱、民众生活困苦都无法使阿政府在民众中树立威信。而塔利班作为普什图族的重要代表,拥有较为完整的组织体系、明确的意识形态、生存和发展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在阿不乏广泛的同情者与支持者。为此,特朗普在“阿富汗新战略”中提到,美国将整合外交、经济和军事力量,并对在将来达成一个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政治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