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财经
敌敌畏新闻网
陈惠东
2019-01-03 20:52

  “虾有虾路、蟹有蟹路”,是一句江南地区的俚语,“虾蟹”虽同为水族,但习性毕竟不同,因此这句话意思就是虾蟹各有其道,不可同日而语。

  在2019年的商品系列中,用这句话去理解,再为不过了。原油和黄金虽同为重要的国际大宗商品,在2019年中,恐将演绎不同的走势,当然其背后也是不同的逻辑推动。

  对于黄金来说,并非在所有的美元降息周期或者宽松货币政策的背景下,黄金价格都会迎来上涨周期;

  甚至在很多情况下, 出现了联邦基准利率与金价同向变动的情况,那么这是何原因?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我们认为对黄金的认识,已经不能停留在“大航海时代”和“工业革命时代”,相反黄金的“金融属性”在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后,伴随“利率”和“流动性”的双重属性,演绎的更加突出。

  从流动性角度看,“宽松货币政策+低利率”环境使得美元资产的吸引力减弱;且美联储通常在经济衰退时才会降息以刺激经济,宽松货币周期其实是伴随着美国经济相对表现不佳(注释:这种不佳不一定非美经济体就一定强,美联储只看自己),因此会吸引一部分大型资金配置黄金。

  因此,宽松货币政策容易为金价上涨提供动力,但并不决定金价走势。

  货币政策上,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全球流动性的风向标,以1982年的9月为分界线,82年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指导思想是“货币增长”,即美联储是控制市场发行的货币总量;其后转向“利率目标导向”,即美联储以劳动力市场和通胀水平为主要参考指标。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再回到市场层面,以过去三年的市场经验作为基础,在 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召开议息会议之前,市场往往会根据目前美国经济情况以及对未来走势的预判,对此次会议的讨论决议进行预期,也就是“打提前量”,黄金价格往往会先于会议召开前即反应。

  一旦“FOMC”会议结束后所宣布的结果与此前的市场预期不一致,市场会迅速对此前的错误预期进行修正,甚至会“恶化”市场对下一次议息会议的预期,使得市场出现异常波动,这种情况比较容易在加息周期的初期出现。

  案例分析:

  2015年12月,美联储时隔9年第一次加息,并对2016年美国的经济形势表示乐观,预计 2016年加息4次。

  但事实上,美联储在2016年一再调低加息预期,且终于在2016年12月进行了2016年度的第一次加息,实际操作与联储预期严重不符。美联储此次对加息政策的一再推迟,增加了市场对联储点阵图预期效果的怀疑。

  在2016年初至2016年9月,美联储在市场上一直发布乐观信号,预计有“2---3”次加息,但是迟迟不进行加息决议,使得市场对美国经济投出不信任票,黄金价格在加息周期内不降反升。

  以2016年年初的1070美元附近,至2016年9月下旬的1340美元附近,黄金的波段升幅在25%水平左右。

CMC Markets:2019年我们做些什么(三):商品之“虾有虾路”“蟹有蟹路”(上)


  2016年9月的议息会议之后, 结合美联储当时给出的“0.5%---0.75%”的点阵图预期,市场对2016年12月美联储加息的预期高涨,加息预期反映在金价变动中,黄金价格走低,由9月的1340水平下跌至12月的1125水平附近,跌幅近17%。

  那么如果在加息周期的尾声阶段,会出现那种变化?

  美元指数代表美国与非美国家经济体相对强弱,在加息周期的尾声阶段,美国经济数据容易触底,这个阶段美联储基本已经达到其最初的调控目标,即“尽可能延长繁荣期限,减轻资产泡沫化”,因此在尾部的加息阶段,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分歧增加,因此金价和美指都出现调整。

  因此对于2019年的黄金来说,属于“美元加息尾声周期阶段”,整体重心将抬升,但是进入2019年的四季度,如果美联储给出了明确的结束信号,黄金可能就未必能够继续上涨,而出现有幅度的调整。

  对于黄金投资者来说,中线的利好有三点(利好程度随消息面变化会有+/-):

  1、ETF开始大举介入